Tag Archive : 标签2

/ 标签2

  辽宁省本溪市虎谷峡景区玻璃滑道发生事故 已造成1人死亡多人受伤

  记者从辽宁省本溪市有关部门了解到,8月19日下午,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虎谷峡景区内,一处玻璃滑道在营业期间发生事故,已经造成游客一人死亡,多人受伤。

  事故现场有游客倒在地上,景区工作人员将伤者抬上担架,有医护人员正在救治伤员。

  据了解,景区内有一条高山玻璃滑道,事故发生时,当地下着大雨。目前,相关部门已经展开救援,事故原因还在调查当中。(总台央视记者 韦昊岩)

【编辑:房家梁】

  8月20日消息,潞安环能公告,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7.82亿元,同比下降8.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68亿元,同比下降26.32%。煤炭行业供需保持总量均衡,疫情影响下供需宽松导致煤价快速下探,但5月以来受益于行业供需边际改善,煤炭价格快速反弹。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孟然

  上海市商务委副主任申卫华8月20日在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打造统筹在岸业务和离岸业务的重要枢纽,是临港新片区落实“五个重要”要求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新片区建设中,上海市商务委会同临港新片区管委会和相关部门,充分发挥临港新片区制度创新优势,积极支持新片区开展离岸贸易、保税维修、数字贸易等新型国际贸易业态的发展。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尹悦

  瑞银集团正在改组其国际财富管理部门的法律结构,此举将助其削减成本,释放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用于向增速较快的市场提供贷款。

  知情人士表示,该项目名为“瑞吉”–得名于瑞士知名山峰瑞吉山,瑞银将把大量的客户存款从其瑞士实体转移到主要的瑞银集团(UBS AG)法律实体之下。因事未公开,知情人士要求匿名。这一调整将可让瑞银在瑞士之外增加贷款。

  “瑞吉”项目将在一定程度上撤销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该行采取的措施;当时,瑞士政府让瑞银另设法律实体,如果出现意外破产,可以起到隔绝的作用。知情人士称,转移存款将帮助该行实现每年在非本土市场向富裕客户贷款200亿-300亿美元的目标。

  瑞银集团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说:“我们正在调整法人实体结构,以提高集团的整体效率。”

即将上任的瑞银首席执行官Ralph Hamers

  结构的变更是瑞银理财业务联合主管Iqbal Khan和Tom Naratil实施的改革措施之一。他们将裁减500个岗位,精简管理架构,从而加快决策速度、降低费用。他们还分拆了针对最富裕客户的业务和新兴市场理财业务,将其分成三个地区。

  金融危机过后,将资金存放在瑞士的瑞银理财业务客户,哪怕居住在其他国家,资金也归在瑞银的瑞士实体之下。而现在,在瑞士拥有存款的大部分国际客户将归到瑞银集团之下,一位知情人士称,这将在整个集团内部更加均等地分配存款,据悉监管机构也对此感到满意。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这一拨大行情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郭明煜

  原标题:中国宣布反倾销调查后,澳农民联盟坐不住了:呼吁政府培育中澳贸易关系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妍】“对我们国家来说,无论是在农产品出口、矿产出口、旅游业还是教育业方面,我们都必须继续培育和推进(中澳间的)这些关系。”在中国商务部18日宣布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进行反倾销调查后,当地时间19日,澳大利亚农民联盟连忙呼吁澳政府“培育”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并称澳政府和行业需要“尽可能保持两国间的对话畅通”。

  据英国《卫报》19日报道,澳大利亚农民联盟首席执行官托尼·马哈尔(Tony Mahar)在接受该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没有理由相信,中国政府会将贸易调查扩展到澳大利亚大麦、红肉以及葡萄酒以外的领域。

  但马哈尔补充说:“万一真的发生了这种情况,那么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像对待大麦、红肉和现在的葡萄酒(调查)一样,单独看待每个问题,根据其性质进行处理。”

  采访中,马哈尔还强调称,澳大利亚政府和各行业需要“尽可能保持(中澳)两国之间的对话畅通”。他表示,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拥有“广泛而多样的”贸易关系。

  “对我们国家来说,无论是在农产品出口、矿产出口、旅游业还是教育业方面,我们都必须继续培育和推进(中澳间的)这些关系。”

  《卫报》介绍称,澳大利亚对中国的主要农产品出口包括羊毛、棉花、谷物、奶制品和海鲜等。马哈尔则表示,中澳间于2015年生效的中澳自由贸易协定将“在未来许多年里继续让澳大利亚出口商、农民以及中国消费者受益。他还称,该协议自签署以来已经促进了澳大利亚30%的农产品出口增长,因此“协议的价值是毋庸置疑的”。

  中国商务部18日发布公告称,从当天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装入2升及以下容器的葡萄酒进行反倾销调查。澳大利亚方面当天表示,对中方决定感到“非常失望”,但也表示会积极参与调查和申诉。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本周就该调查强调,这是一起正常的反倾销调查立案。中方主管部门将依法公平、公正地开展相关调查工作。

  《卫报》称,对于这一调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18日辩解称,中澳两国之间是“互惠关系”,中国消费者同样“受益于我们提供的高质量产品和服务”。但他也声称,政府“绝不会在任何问题上放弃我们的主权”。

  反对党工党则对莫里森发难。工党农业事务发言人乔尔·菲茨吉本(Joel Fitzgibbon)18日在接受澳大利亚“2CC”电台采访时称,莫里森是造成中澳两国之间局势升级的“罪魁祸首”。他还认为,澳大利亚政府此前以新冠病毒为由,推动所谓疫情“独立国际审议”,是对中国“不必要的冒犯”。

  另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此前报道,中方决定对澳葡萄酒发起调查一事,目前已经在澳大利亚国内,尤其是该国葡萄酒行业内引起较大震动。中国是澳大利亚葡萄酒最大的出口市场,去年的出口价值在12.5亿澳元(约合62.6亿元人民币)左右,是澳大利亚葡萄酒整个出口市场的1/3还多。有人担心这会给澳大利亚的葡萄酒行业带来“灾难级”的冲击。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何中夫

  原标题:深交所坚决贯彻落实创业板改革司法保障意见 努力打造改革精品工程

  来源:深交所

  2020年8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为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见》,8月19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为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提供司法保障实施意见》,这是就深交所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制定的专门性司法保障文件,为深交所依法开展发行上市审核和自律监管夯实了法治基础。

  完善司法保障机制是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的重要组成部分。最高人民法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台的司法保障意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认真贯彻落实国务院金融委有关会议精神,坚持市场化、法治化方向,立足司法审判职能作用,全面落实新《证券法》和资本市场违法犯罪“零容忍”要求,进一步明确市场参与各方权利义务,促进形成市场各方依法履职尽责、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市场环境,对于保障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平稳落地,具有重要意义。

  深交所将认真贯彻落实最高人民法院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司法保障意见,坚持“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九字方针,按照“四个敬畏、一个合力”工作要求,坚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努力做到“开明、透明、廉明、严明”,强化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理念,完善基础制度体系,严格执行制度规则,审慎开展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严厉打击欺诈发行、虚假披露等违法违规行为,配合证券代表人诉讼机制落地实施,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增强市场各方改革获得感,坚决维护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秩序,为建设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强化创新资本形成,推动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发挥积极作用。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熠

  原标题:“并购王”建龙集团再出手,参与中国首家国有耐材公司混改

图片来源:中钢洛耐

  记者 | 周小飏

  在钢铁行业攻城略地之余,钢铁民企“并购王”北京建龙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建龙集团)又开始进军耐材行业。

  8月17日,在中钢洛耐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钢洛耐)举行的发展战略研讨会暨股份公司成立大会上,建龙集团董事长、总裁张志祥作为股东代表发表讲话。

  界面新闻记者从建龙集团获悉,该公司已在6月与中钢洛耐签署了增资协议,通过增资逾1.2亿元,建龙集团最终持有后者5.89%的股权。

  8月12日,中钢洛耐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建龙集团副总裁、承德建龙特殊钢有限公总经理王雪原当选为该公司董事。

  中钢洛耐是国资委战略部署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企业,也是中国老牌的耐火材料企业。

  今年初,中钢洛耐启动了混合所有制改革。3月,建龙集团开始作为战略投资人之一参与其中。

  中钢洛耐的前身是中钢集团耐火材料有限公司(下称中钢耐火)。2019年12月10日,中钢耐火和中钢集团洛阳耐火材料研究院有限公司(下称中钢洛耐院)联合重组为中钢洛耐。

  中钢耐火始建于1958年,前身为冶金工业部洛阳耐火材料厂,是新中国“一五”期间自行设计、建设的第一家大型国有耐火材料生产企业。

  中钢洛耐院创建于1963年,是耐火材料专业领域大型综合性研究机构,是行业技术、学术、信息与服务中心以及科技成果辐射中心。

  耐火度材料指的是耐火度不低于1580℃的一类无机非金属材料,泛用于冶金、化工、石油、机械制造、硅酸盐、动力等工业领域。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耐材行业一直存在产能过剩、集中度低、创新能力不足等问题。

  工信部一直在推动耐材行业重组,以提高集中度。中钢耐火和中钢洛耐院的合并,是去年耐材行业大事之一。

  据工信部统计数据,2019年行业规模以上耐火原料、耐火制品及相关服务企业1958家。

  除中钢洛耐外,耐材行业的重点企业还包括濮阳濮耐高温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濮耐股份,002225.SZ)、营口青花集团、瑞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

  受耐火材料制品市场价格大幅下降影响,2019年行业主营业务收入2069.2亿元,同比下降3%;利润总额128亿元,同比下降17.5%。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七成以上的耐材产品,应用于钢铁行业。

  张志祥称,建龙集团与中钢洛耐在很多领域可以进行协同,比如在新技术研发领域。

  例如,建龙集团在内蒙古建设的非高炉冶炼项目,采用了MPR炉长寿命耐材。该材料由中钢洛耐院和内蒙古赛思普科技有限公司合作研发而成,替代了日本进口的TYK耐材。

  建龙集团和中钢洛耐还计划合作成立一个耐火材料应用研究所,涉及耐火材料的设计、制造、砌筑等全过程的数字化、智能化,以及全寿命检测等。

  张志祥表示,愿意为中钢洛耐提供中试基地和条件,推动耐火材料进步。

  建龙集团称,希望通过上下游合作,解决现有的加热炉、热风炉耐火材料寿命短等问题,以提升现有耐火材料的性价比。

  建龙集团成立于1998年,近五年频频出手重整濒临破产的钢铁企业,被业内称为钢铁民企“并购王”。

  2019年起,建龙集团开始借助外部科研力量。今年初,建龙集团提出“3个10”科技驱动战略,计划在内部建立10个专业技术研究所和10个工艺品种研究所,外部投资10个科技公司,打造内部和外部各5000人的万人科技队伍。

  据界面新闻记者获悉,中钢洛耐是建龙集团近期投资合作的第二家外部科技公司。

  建龙集团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称,公司对外投资的第一家科技公司,是焦化行业的华泰永创(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泰永创)。

  今年1月4日,建龙集团增资5800万元,成为华泰永创第二大股东。

  华泰永创是一家以焦化技术研发、工程咨询设计、设备成套、工程建设为主的集成服务提供商。

  据天眼查APP显示,华泰永创成立于2011年4月8日,注册资本7787.17万元,法人代表和大股东均是徐列,持股比例26.63%。第三大股东是耐材行业重点上市企业濮耐股份。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玫

  大和目前将京东集团-SW(09618)目标价由290港元上调至308港元,评级维持“买入”。

  大和发表研究报告表示,京东第二季度收入增长强劲,远超市场预期,预期公司下半年仍可保持强劲增长势头。由于公共卫生事件被压抑需求的原因,公司第二季度电子及家用电器类别的收入同比增长28%,预计这种增长势头将在第三季度恢复正常化。

  大和相信,公司第二季度一般商品收入同比增长45%,较首季度38%的增速有所加快,大和认为这与消费者的消费行为模式改变有关。另外,京东超市市场占有率的提升,使其成为京东零售中最大的业务类别。随着京东的服务获得普遍认同,公共卫生事件促进了更多商家利用广告及物流服务的趋势。因此大和预计公司下半年收入增长将达到30%,较上半年增长28%有所加快。

  大和提到,公司进一步进入下沉城市,有助带动收入的可持续增长,另外大和预期公司利润率增长今年有望继续维持。京东物流第二季度实现盈利后,虽然公司仍会在供应链及下沉城市扩张方面作出投资,但预计该业务板块全年都将实现盈利。基于公司目前成本控制良好,预计其今年非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率为2.7%,较去年增加120个基点。

  目前大和上调对其2020至2022年收入预测2%至6%,并上调京东每股盈利预测11%至34%。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双双

  原标题:中国铁建董事长陈奋健逝世 公司回应:暂无其他信息对外发布

  中国铁建董事长陈奋健逝世 公司回应:暂无其他信息对外发布

  8月18日早间,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执行董事、党委书记及董事会提名委员会主席陈奋健先生于2020年8月16日不幸逝世。

  陈奋健自2018年起任中国铁建董事长、执行董事、党委书记及董事会提名委员会主席。

  中国铁建宣传部门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除了公告,目前暂时没有其他信息对外发布。截至发稿,中国铁建A股跌1.73%,报9.11元/股。港股下跌3.51%,报6.6港元/股。点击视频,一看究竟。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海营

  都说黑洞“一毛不拔” 科学家却想从中“榨取”能量

  提起黑洞,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往往是其能够吞噬一切的巨大引力。想象一下,如果在星际旅行时遭遇黑洞,将是一件多么恐怖、绝望的事情。然而,对这个连光也无法逃脱的“魔窟”,科学家们却想要从中“榨取”能量,为我所用。

  近期,一个国际研究团队通过物理实验,尝试着去解答这个困扰科学家半个多世纪的问题——我们可以从黑洞中获取能量吗?该研究成果近期发表在《自然物理学》期刊上。

  50年前就有大胆猜想

  1969年,英国数学物理学家罗杰·彭罗斯提出了一个从黑洞中获取能量的大胆猜想,被称为“彭罗斯过程”。

  黑洞其实是个大家族,可根据不同的分类标准分成多种类型。如果根据黑洞的3个参量——质量、角动量和电荷分类,可将其分为4类,即史瓦西黑洞,不带电荷且不旋转;莱斯纳黑洞,带有电荷但不旋转;克尔黑洞,旋转但不带电荷;克尔一纽曼黑洞,既带电荷也会旋转。彭罗斯过程针对的就是后面两类黑洞,即旋转的黑洞。

  “彭罗斯过程是通过将一个物体丢入黑洞的能层来获取能量。”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苟利军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能层是旋转黑洞的特有结构,位于黑洞的边界——事件视界之外的一种结构。能层具有一个令人惊奇的特性,能层中可以存在负能量的粒子,这种负能量的粒子与黑洞转动方向相反。苟利军解释说,彭罗斯过程中,被扔进能层的物体或粒子在某些条件下被一分为二,一部分被黑洞吸进去,而另一部分则逃脱了黑洞。能量是守恒的,鉴于能层的特性,如果被吸收的物质能量为负,逃逸的物质能量则会比初时更高。这就意味着,我们从黑洞中获取了能量。

  “彭罗斯过程提取的能量来源于黑洞的转动能。”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天文学系教授袁业飞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逃逸的物质能量增加,黑洞的能量必然减少,实际上就是黑洞的旋转速度慢了下来,转动能有所损失。可以预判,被吸入的物质旋转方向必然会与黑洞的旋转方向相反。

  黑洞不是实验室里的小白鼠,无法简单“抓”来一个仔细研究。因此,彭罗斯过程始终是个猜想,没有人敢断言这个疯狂的想法是否真能实现。

  1971年,即彭罗斯过程提出2年后,苏联物理学家泽尔道维奇提出了一种可能的检验方法。他建议用能够吸收能量的材料制成圆柱体,模拟旋转的黑洞,再向其发射光波。他预言光波会被圆柱体“放大”,即转动的金属圆柱体吸收负能量的光波,撞击圆柱体后出射光波频率会增加,辐射总能量增加,即所谓的超辐射。

  然而,现有条件的限制又一次给科学家泼了一盆冷水。

  “如果要达到这一效果,必须让圆柱体旋转的速率足够大,至少应与入射光波频率数值相当。”袁业飞进一步解释,光波的频率一般在兆赫兹(MHz)或吉赫兹(GHz)。这意味着圆柱体一秒内要转动100万圈甚至10亿圈,这是现实中的机械马达无法实现的。

  在此次最新研究中,研究人员巧妙地利用声波代替光波,模拟了这一实验,辐射的声波果然被“放大”,增加的能量多达30%以上。袁业飞告诉记者,这是由于声波的频率范围广,研究人员可以选用远比光波频率低的低频声波,如此“黑洞替代品”的转速就能降到人为可实现的速度。

  “该研究实际上模拟的是彭罗斯过程背后的物理本质,并不代表彭罗斯过程真能实现。因为黑洞离我们很遥远,无法在现有条件下用黑洞做实验去验证。”袁业飞表示。

  正如研究人员所说,他们的研究成果并没有使人类在从旋转黑洞中提取能量的道路上更进一步。

  “榨取”能量有两种方案

  好奇心和想象力是推动科学发展的一双翅膀。虽然目前彭罗斯过程尚无法验证,但这丝毫不能阻挡科学家对“榨取”黑洞能量的执着追求。

  “目前学者们提出了两种思路。”袁业飞说。

  一种是提取黑洞的转动能。当然,这一思路针对的是旋转黑洞。根据能量守恒定律,如果我们从中成功获取能量,黑洞的转速将会降低,损失一部分转动能,就如彭罗斯过程一般。

  另一种思路是提取黑洞的引力势能。这一思路对黑洞的类型没有要求,因为所有黑洞都具有巨大的引力。日常生活中,如果从高楼上扔下一个物体,物体的速度将越来越快,这是重力势能转变为物体动能的常见例子。黑洞也是如此,如果将处于等离子体态的气体扔到黑洞里面,随着距离黑洞越来越近,气体的运动速度也会越来越快,等离子体中粒子相互碰撞,从而热化,辐射出携带能量的光子。这种能量提取的过程,实际上是黑洞的引力能转化为物体的动能,再转化为热能,将能量从黑洞中“搬运”出来。这就是我们通常所知道的黑洞周围吸积盘辐射的能量来源。

  袁业飞补充道,据估计,黑洞引力能的能量提取率约为5.7%。可别以为这样的效率很低,要知道目前人们从核聚变中提取的能量仅有0.7%。根据爱因斯坦质能方程,1克物质通过黑洞的引力能转换后,获取的能量理论上要高出其静止质量对应能量的5.7%,这一数值极为可观。

  而对于提取黑洞转动能这一思路,其能量提取率则可高达43%左右。

  未来或成星际旅行“充电站”

  “浩瀚的宇宙中,黑洞数不胜数。此前有科学家估算过,质量大于10倍太阳质量的黑洞数目应该超过1亿个。如果能将这些黑洞都改造成能源‘补给站’,将是件非常震撼的事情。”苟利军感慨道。

  想象一下,漫长的星际旅行中,人们正因燃料告罄而濒临绝望时,突然发现附近就有一个黑洞。今时的恐惧届时将化为满腔欢喜——能源问题迎刃而解,宇宙飞船“满血复活”,向着更深的太空和更多的未知进发!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目前由于诸多现实条件的限制,只能让“黑洞能源站”的设想停留在科幻的世界里。

  首先,“我们还不具备能够仔细观测黑洞的高分辨率望远镜。如果连观测对象的本质都没有搞清楚,谈何利用。”苟利军说。

  “黑洞距离我们十分遥远,利用这一遥远的天体‘发电’,目前还只是个概念,我们很难设计一个具体的方法和过程。”袁业飞坦言。

  不过,未来总是充满未知,正如人们古代的飞翔梦已经在现代成为了现实。“很多时候,科幻会为科学埋下一颗种子,我们期待着它能在未来生根发芽。”苟利军说。

  实习记者 于紫月

【编辑:房家梁】